最新消息 活動賽事 戰鎚40,000 席格瑪紀元 戰鎚聯盟 精裝遊戲 製作塗裝 店家列表

Fashion Blog
Posted: 2021-05-13 15:21:45

  暗黑帝國: Godblight中看基里曼和莫塔里安的最後衝突,也請作者說說心聲

BLGodblight May12 Header0jvn5

《暗黑帝國》系列的下一本書《Godblight》,早在2020年12月的《黑色圖書館》預覽期間就已經宣佈過。隨著從《羅伯特.基里曼》甦醒開始到結束,原書(《暗黑帝國》和《瘟疫戰爭》)的新版本也即將開始預購。為了瞭解該系列的最新書籍,以及它如何融入暗黑帝國的敘事,我們採訪作者Guy Haley,問了幾個問題。

BLGodblight May12 Godblight17h34


戰鎚社群:對於那些迄今為止,一直關注《暗黑帝國》系列的人來說,他們在中可以期待在《暗黑帝國: Godblight》看到什麼?

Guy:這是整個系列的高潮結局,是我們一直在等待的時刻!《基里曼》在《伊雅克斯花園世界》對上他的兄弟《莫塔里安》,《納垢》的勢力正忙著將其改造成一個名為《Pestiliax》的惡魔世界。這個星球的大部分地區已經淪陷,但還有一些飛地撐住,而《基里曼》和《莫塔里安》將在其中的一個地方進行決戰。

BLGodblight May12 PlagueWar27ch34

《Godblight》不僅僅是關於《基因原體》之間的對戰,我們繼續探索帝皇本人可能或不可能對銀河系產生的影響,並記錄了《暗黑諸神》之間戰爭的開始...

戰鎚社群:寫《暗黑帝國》與寫《荷魯斯叛亂》的故事有什麼不同?

Guy:哈!說不明白。它們遵循相似的主線,所以也許之間沒有什麼不同。我的意思是,它們都是關於與混沌無休止的鬥爭,都有《基因原體》... 事實上,在我寫《暗黑帝國》時,當時它是與《荷魯斯叛亂》最相似的《戰鎚40,000》書籍。當然,還有其他一些書在這兩者期間接續或創造了一些情節。例如,Graham McNeill的《Iron Warrior》系列就是如此。但《暗黑帝國》裡有一個實際的、活生生的、忠誠的《基因原體》。對我來說,這都是同一個龐大故事的一部分。

BLGodblight May12 DarkImp0vj45

一個很大的個人差異是,當我開始寫《荷魯斯叛亂》的材料時,它似乎是一種責任,我很害怕把它搞砸。《暗黑帝國》可以說承擔了更多的責任,因為這是一個正在發展的故事。而事實上,《Dawn of Fire》的責任更重!但我並不畏懼。我對這兩部作品的恐懼感並沒有像我坐下來寫《Pharos》時那樣強烈。

戰鎚社群:你能告訴我們三部曲中壞人之間的關係嗎?

Guy:這是個好問題。首先,我們有《莫塔里安》、《庫加斯》和《泰芬斯》。他們彼此之間都有一點矛盾。雖然他們同意一起入侵《奧特瑪》,但隨後他們的協議就開始分崩離析。最大的矛盾是在《基因原體》和《泰芬斯》之間。在《泰芬斯》看來,《莫塔里安》更關心的是如何羞辱他的兄弟,而不是將現世被亞空間吞入之前,為他們的主神贏得更多的領土,這其實也是他們最初的計畫。

《庫加斯》發現自己被夾在兩者之間渾身不對勁,他的目標一如既往地是洗刷自己不體面的誕生所帶來的恥辱。然後,當《羅迪谷斯》捲入《Godblight》時,《庫加思》就變得更加不愉快。《羅迪谷斯》想要取代《庫加斯》在《納垢》的位階。因此,與其說壞人方萬眾一心,頂多也只能說是為同一個勢力效命,畢竟這是混沌。

BLGodblight May12 Mortarion5yv644

戰鎚社群:你能告訴我們關於《羅伯特.基里曼》本人的人格特質嗎?

Guy:自叛亂時期以來,《基里曼》就已經改變了。他對第41千年感到驚訝無比。一種挫敗感困擾著他,那種孤身一人的高度使他非常孤獨。《貝里薩流士.考爾》相信,二十名《基因原體》是作為一個和諧的系統而創造的。《基里曼》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。他的耐心比以前少多了,這也是責任感所致。他沒有時間處理瑣碎的政治事務,對他來說,這包括在銀河系的規模。雖然他知道這會為未來累積麻煩,但他在隨時都有可能失敗的情況下必須大膽果斷。

BLGodblight May12 Guilliman6v64

除此之外,直到《暗黑帝國》之前,他還被困在《命運之鎧》中。儘管到了《瘟疫戰爭》時,他已經不需要一直穿著,但也不能長時間不穿。這某方面來說是在依賴非己之物,他也因此而感到痛苦。但他是《基因原體》,只能咬牙撐住。

這一切的關鍵是《基里曼》他的「父親」有什麼感覺。以他的角度來思考這件事情相當有趣。在《Dawn of Fire》中,我們特意選擇不從《基里曼》的角度看問題,但《暗黑帝國》三部曲的大部分內容就都這樣做,也因此我們可以看到銀河系更多的方面。

戰鎚社群:探索《不屈遠征》時期的帝國政治是什麼感覺?

Guy:對我來說,圍繞著《基因原體》回歸的政治是當前局勢最有趣的事情。然而,在這個三部曲中,並不像在其他的地方具有突出的特點。我觸及了國家和《國教》之間的關係,特別是關於《基里曼》的教會神性宣稱,以及他與《激辯使徒,馬修》之間的關係,其他地方正在進行的政治在這些書中也會被提及。但是,對於《基里曼》回歸所產生的陰謀,我衷心地推薦你去看看Chris Wraight的《 Inquisitor Crowl》和《Custodians》。在這些書中,特別是在《The Regent’s Shadow》,我們可以看到《基里曼》是怎麼撼動事情的。這些都與《不屈時期》書籍之間的聯繫都很深入。

戰鎚社群:現在《暗黑帝國》的故事時間線有所改變,重新審視早期的書籍是什麼感覺?

Guy:從技術角度來說,這很有趣,但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來說明到底有什麼變化,以及為什麼,我經常被問到這個問題。

主要的變化是,故事從《大裂縫》開啓後的120年移到了12年左右。它現在發生在《不屈遠征》的第一階段之後,也就是我們目前正在寫的《Dawn of Fire》,而不是在最後。

BLGodblight May12 DarkImpBattle84h3

在最初的《暗黑帝國》中,我對《基里曼》解散《未編之子》無名之輩(常講的《灰盾》)的最後編隊做了大似的宣染。這一切仍在發生,但是基於更公開的政治原因。《基里曼》從一開始就把《原鑄》組成新的戰團,並作為援軍派遣出去。但在這些巨大的、有點虛偽的、軍團大小的編隊中,仍然有相當多的人留下來。《基里曼》必須把他們趕走,因為帶來的效用已經被造成的政治損害所取代。在新版本中,《Triumph of Raukos 》這些編隊的結束,而不是遠征的結束。

縱觀這兩本書,都有一些小的調整,以使前後保持一致。正如你所期望的那樣,《暗黑帝國》的改動遠多於《瘟疫戰爭》。

這樣做的一大好處是,我能夠介紹很多我們一直在談論或將在《Dawn of Fire》中談論的事情。例如,在《Godblight》中,我們遇到了年長的《Fbian Guelphrain》,而且整個故事都有一些彩蛋。我還打磨了寫作,這是我為了滿足自己身為作家的虛榮心,個人的滿足感而已。因此,簡而言之,變化是很多,但不到全部。如果你讀過《暗黑帝國》和《瘟疫戰爭》的原版,並要讀《Godblight》,只要記得時間線上的改變,就沒什麼問題了。

然而,我確實推薦新版本。你可以先讀《Dawn of Fire》,然後再讀這三部曲,串起來就是一個令人振奮的故事。

戰鎚社群:在這三部曲中,你最喜歡寫誰?

Guy:我非常喜歡寫惡魔間的互動。我喜歡《納垢》的《大不潔者》們的人性。他們爭吵、富有感情、有趣、沒有安全感,同時也是神級的超自然疾病傳播者!我在寫《庫加斯》的時候很開心,他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我在《庫加斯》的《瘟疫守衛》中有很多樂趣,尤其是《unfortunate Septimus》,但這種樂趣在第三本書中寫《庫加斯》和《羅迪谷斯》之間的競爭時就黯然失色了。我迫不及待地想讓人們被我的熱情所感染。緊隨其後的是《Tetrarch Decimus Felix》,我非常喜歡他,以至於我把他寫進了《Belisarius Cawl: The Great Work》。

戰鎚社群:用一句話來說,為什麼人們應該閱讀《暗黑帝國:Godblight》?

Guy:這是《暗黑帝國》三部曲的高潮,充滿了啓示、行動、恐怖,甚至是幽默。如果你喜歡《戰鎚40,000》,就應該要看。

Share this :

Tags: 黑色圖書館

SUBSCRIBE

Join my mailing list to receive updates on the latest blog posts and other things.